北京到密云一日游游记四部曲(图)

【导语】:我们告别“墙子雄关”时,已是18日接近下午4点钟。这里的长城久负盛名,不能不看。上文说到“雄关”隶属于大城子镇北沟行政村,“长城”也在北沟地面儿。

(一)密云行记: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是京郊密云区的仨地名,是有隶属关系的镇、行政村、自然村。从1958年人民公社成为“三面红旗”之一,到1983年的“包产到户”、分田单干,公社被解散,按那时的说法,这就是公社、生产大队、生产队三级农村行政组织的新称谓。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密云原属河北地界儿,“大跃进”开始的时候才划归北京,现辖1个乡,2个街道,17个镇。大城子镇在密云城区东部,两者相隔20多公里;下栅子村又在大城子镇的东边儿,距离有10来公里;堡子里村在下栅子的南边儿偏东一点儿,相距撑死了2公里。

  现在农村真富裕了,光看这么一路标,就得值点儿银子吧?这是2014年还没改区时的“密云县山区建设办公室制”。乡村公路对面儿的“森林防火提示”,落款也是“密云县森林防火指挥部”。

  市史志办高文瑞曾和我相约,同到密云看古堡。老高是他们那系统里的领导同志,又是大作家,别的不说,光是探寻、研究北京境内古城堡的书,就出了好几大本,我们是30多年的老交情了。5月18、19日两天,终于成行。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18日一早,我们分别到达密云,和区史志办邢光新、镇里负责宣传的王福凯汇合,来到了下栅子村委会,也就相当于以前的“大队部”门前。村里把这门口捯饬得跟商厦前脸儿似的,还是一个字儿:有钱!老王进去找出此前已约好的“大队干部”,由人家带着,去村里转悠多方便!

  以前曾由街道办事处的同志带着到崇文门内串胡同,遇到有点儿说头儿的院子推门就进,一点儿不含糊。院儿里要有负责任的老太太一盘问,那位理直气壮:我们房管局的!立时畅通无阻。前些日子到东四串胡同,更是如此。要俺自己个儿去,怕连人家大门都甭想进去!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密云行的第一站我们就扎到了“堡子里”的里头。

  密云地区历史悠久,最早见诸记载之行政设置乃是春秋时期燕国的渔阳郡。和这里紧密联系的历史人物是秦朝的陈胜、吴广,他们被征调到渔阳戍边,走到大泽乡天降大雨,这俩河南老乡一嘀咕,就对大家伙儿说不能按期到达要被杀头,结果就扯旗造反,一展“王侯将相”的“鸿鹄之志”去了。

  前几年去徽州写生,走高速曾路过宿州、当年大泽乡的所在。我就纳闷儿,从河南去密云,怎不朝着北边儿的河北走?写至此,看到网上一篇没署名的文章,说他们900多口子本该向北走,可却向东南撩出400多公里,到了安徽。为啥?这是个谜,史书上还查不到谜底,只能去问那老哥儿俩了。这不废话么?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堡子里到底是山区,满眼都是石头。小路旁的树上,还有个醒目的小牌牌儿:“转移路线”,一问才知道,这是遇到山洪时如何避险的提示。村儿里考虑得真周到!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这样的山村小景,美轮美奂!可有一宗,玩儿可以,住两天也中,要长期生活,就是另外一码事了。我曾在这样的山村里插队三年多,只要一歇工,看哪儿都顺眼,哪儿都值得画;只要一出工下地干活儿,立时就美盲了,累得直犯疑惑:这腰还是我的么?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闲话少叙,书归正传。俺们嘎嘛来了?寻访古堡,这村就叫“堡子里”。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看村口民宅的基础,这么大的石块,很难想象是由村民从山上开采下来的。莫非就是当年古堡上的建筑材料?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这时,一位手里拿着农具的中年妇女从老王科长眼前走过……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大队干部”人头儿熟:那谁谁谁家里的,你等会儿!老高接茬儿跟人家打听这堡子里的情况。从聊天儿中得知,这位妇女叫李淑兰,今年42岁,是21岁时从外边儿嫁到这村儿的,对堡子以前的情况稍有了解。她见过村民拆堡子残墙,给自己盖房的情形,她还指给老高看……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那些房的地基都使的是堡子墙上的石头,有些人家搬走了,只留下破屋在那儿。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堡子里的地势越来越高,村里老房的后山墙上还保留着过去年代的标语。用彼时的说法,那叫“时代最强音”。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可能如今的农村都这样,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只剩下老幼留守。我们刚往一个村中小岔道走,一阵鸡鸣犬吠提醒着俺们,堡子里非同一般,人气儿旺着呢!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瞧这户人家儿,起脊的瓦房略有遮苫,门前整洁、利落,门联、年画齐全,墙头儿上还戳着“出门见喜”的吉祥话儿,门洞里的门牌号是“堡子里二区46”。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居高临下再看另一侧,小院儿里浓荫一片,院子中间的地窖口还敞着……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谁说人一上岁数就耳背?我们议论这地窖是贮存土豆、白薯呢,还是瓜果梨桃?虽说动静不大,也把屋里一位老爷子给惊动了。从院子里一棵梨树的枝叶间,我见一位须眉皆白的老者推门向我们张望。这是否说明山里清净,全无都市中的杂乱噪音,所以人的听力都好得出奇?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我们正好就坡下驴,从一个小坡道溜达到下边这一层海拔高度的院子里。我注意到这里房屋的烟道口都挺有意思,多数是传统式样,从山墙边儿上钻出屋顶……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虽说格式大体相同,但修饰有别,尚有文野之分……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还有别具一格者,人家把烟道口直接安排在房檐儿下头,可那椽子、檩条不都给熏黑了?那地方可还钉着瓷珠儿、走着电线呢,咱也闹不清人是咋盘算的。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这房子的主人显然有好长时间没在这儿住了,挺四致的屋门都拿木杠子给别上了。屋门两边儿窗台儿上的几架木梯子可够长的,这是在房顶上晒粮食时用,还是梨树丰收时摘大梨使唤?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村干部”把门上的“大门栓”调整一番,我们就便先进去䁖䁖。据说这“䁖䁖”是“䁖客䁖客”的简化版,源自洋文“Look”,倒也是看的意思。果真如此,那老北京文化海纳百川的包容和胸襟,又添了一生动例证,只是不知这话真假。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这屋里橱柜上落了老厚的一层土,大板柜上放着台式电风扇,更先进一些的两开门大衣柜迎门而立,炕沿儿旁立着火炉子,炕头儿上还堆着老玉米,似乎房主人过几天就会回家。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匆匆一瞥后,我们又走进刚才打过招呼的白眉老人的家。一进堂屋,看着锅台、水缸,久违的亲切感油然而生。农家的屋里,什么都可以缺,唯独离不开这两样“生活必需品”。我在村里的时候,没少跟这两样打交道。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老人家可能平时很孤寂,一见家里来了这么多人,高兴极了。您问什么他答什么,全没现在颇时髦的“隐私”可言。看炕头小折叠桌上橘子、香蕉和糕点,桌下还有二锅头,物质上应该说有保障,但精神生活似有不足。老人名陈久元,今年87了,子女有在密云城里的,也有住这村里的,不短吃喝,就是平时没个人说话儿。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大队干部”一进屋,就被墙上相框里的照片给吸引住了,那二丫头、三妮子的,都是他看着长大的。你们堡子长堡子短的挺兴奋,人家习以为常,自然听而不闻。

  提起堡子里这村儿的小城圏儿,老人说那时候堡子在东、南、北三面有门;西边儿的门呢?没有。西边儿是山。老高问得挺仔细,老人回答断断续续、磨磨叨叨,好些内容我没记住,只记得老人说堡子围墙的顶上都有6米多宽。好记性真是不如赖笔头。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老高脖子上挎着相机,手里还攥个笔记本,瞧见什么都要问个底儿掉。遇到这么一位古堡如何消失的亲历者,自然兴奋的不行。

  北京长城以密云段最为精湛,明代名将戚继光功不可没。他在扫平了多年为虐沿海的倭患之后,又被北调。明朝为防鞑靼袭扰,加强防务,将长城沿线划分为9个防区,分驻重兵,称之为九边重镇,每镇设总兵官管辖。蓟镇东起山海关西至居庸关,是九镇中拱卫京师最重要的一镇,戚继光为蓟镇总兵官。据说老戚于明隆庆四年(1570年)开始主持重修京北长城,以前明初所修者都太简单。以此推算,这堡子里的古堡也大约是那个年代的孑遗。尽管现在都成了村民盖房的地基。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聊得差不多了,我们往出走。堂屋里的物件儿看着亲切,不论吊着的篮子、挂着的簸箕,还是墩着的水缸、水捎,无不让人想起过去的年月……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我和小邢,多半是跟着哄的主儿,要说收获大,除了老高,还得说是王科长。

  镇里的干部对村里的事儿多半也不生疏,听老人家讲讲也就意思到了。四下里一踅摸,发现了“新大陆”,一个生铁铸的老式火盆映入眼帘。当年这东西几乎谁家都有,但现在可不多见了。老张同志立马儿淘起了旧货,问老爷子卖不卖?老人说这东西搁俺这儿也没用,你要稀罕就拿走,不要钱。老张说那不行!最后生塞给老人50块,说兜儿里就这么多了。

  “大队干部”帮忙给他提搂了出来。这东西可不好淘换了。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我们出了小院儿往下走,老爷子送客一直到挺远的下坡小路边儿上。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山村小路,诗情画意。你尽可以想象,不同装束的人在不同年代走在这小路上……

密云行记(一)大城子、下栅子、堡子里

  堡子里是一条乡道的终点,我们往北原路返回,又经过了来时就注意到了的一个碎石块建造的石拱桥。中国传统的拱券技艺不但应用在赵州桥、卢沟桥那些名胜上,在这小山沟里一样大有用武之地。桥的体量有大小,但道理如一。

  堡子里的堡子没了,但山村之行令人心旷神怡。前几年那个酷爱出头露面的陈光标不是卖过一阵子罐装空气么?说打开盖子深吸三口,马上就心情舒畅、头脑清醒。俺们这一趟得吸了多少罐子?赚老鼻子了。

猜你喜欢
本地宝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地宝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地宝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周末好去处周末去哪玩游乐园小资玩水美女艳遇北京名校北京胡同登山湿地公园北京欢乐谷奥林匹克公园大观园故宫北京地铁北京公交北京地图北京旅游北京火车票京郊旅游北京团购电影票团购北京交通北京社保招聘会北京电影院影讯北京医院北京免费公园北京免费博物馆北京划船北京美食北京购物国家博物馆自然博物馆
  企业文化 | 合作加盟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法律顾问 | 意见建议
本地宝 BENDIBAO.COM 汇深网 版权所有 2006-2017 ICP证:粤ICP备17055554号-1